主页 > 法治社会 >

山大教授调研玉林狗肉节:只是盗贩杀狗黑色产

时间:2019-05-09 22:41

来源:作者:admin点击:

       

山大教授调研玉林狗肉节:只是盗贩杀狗黑色产

2014月6月21日,玉林,几名摊贩在大市场等候顾客选购狗只,迎接一年一度夏至玉林狗肉节的到来。 许海峰 澎湃资料
        玉林狗肉节只是整个盗贩杀狗黑色产业的冰山一隅,近些年中外媒体“起哄”效应显著,却鲜少深入了解事情发展的脉络,背后的深层原因。
       在广西玉林郊区,因盗狗、抢狗已经引发了太多的暴力流血事件,也许受害的贫困阶层才代表了真正的玉林人,而他们的声音却几乎未被听见。
       如果从最初的东北开始算,中国盗贩杀狗黑色产业链已有将近三十年的时间,东北是起点也是消费终端,蔓延到广东,最终这个市场又被开发到广西,货源则来自河北、山东与河南等受害地。
       不为人知的是,盗狗抢狗已成为中国很重要的一个社会问题,因为它直接威胁到了乡村的安全。如果不能看到大的画面,而仅仅集中在玉林这个小的点,可以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以上观点来自多年针对狗肉消费及相关社会问题进行深入社会调查的郭鹏。她现任山东大学哲学与伦理学副教授。2011年,当“4•15”京哈高速公路拦截运狗车将狗肉问题暴露于公众视野之时,她只想做一两个月的短暂社会调查,没想到这一触目惊心的问题让她深深卷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拼凑起了全国范围畸形网络的整个图景。
       近两年,出于对舆论暴力的忧虑,郭鹏回避再在媒体对玉林狗肉节加以评论,但在澎湃新闻记者的坚持下,她同意说出一些和主流不同的声音。       
        澎湃新闻:今年对玉林狗肉节有怎样的观感?
        郭鹏:去年和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都在网络上呼吁,对玉林狗肉节要冷处理。因为今年有了一个动物保护五人律师团,他们运用法律手段和政府的接触,已经有很大的推进。在我看来,玉林狗肉节只是整个盗贩杀狗黑色产业的冰山一角。
        这些年中外媒体“起哄”效应比较显著,却很少有人能去深入了解这个事情发展的脉络、探寻背后的深层原因,而是将公众的注意力集中在是不是应该吃狗肉的问题上,无形中激化了社会矛盾。与此相对照,那些直接揭露这个黑色产业的大量的视频和文字报导却未能引起大众应有的关注。
       根据达尔问自然求知社与山东大学青年志愿者联合会的一份不完全统计,仅在2014年关于偷狗案件被报导就有224起,其中因为盗抢狗造成人身伤亡的有21起。
       在我看来,在玉林问题上,媒体的“起哄”效应到了现在已经对玉林人民整体形成了一种精神伤害,用术语来讲,已经变成了一个“舆论暴力”。
       这非常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因为它一方面,会挫伤地方人的自尊心,另外,会误导公众的意见。根据我们所做的调查,“玉林狗肉节”的攒动、发起似乎与玉林本地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大。当地知情人讲,发起原因主要是因为当时的广东狗贩子要扩大市场。       
        澎湃新闻:那么玉林狗肉节为什么却会成为全国、全世界关注的热点?
        郭鹏:这与玉林市政府的工作盲点有关,在当时,政府没有经过严肃与慎重的考虑,就把狗肉节作为拉动经济的项目来推广。当外地人来到玉林时,这里的出租车司机、小商小贩都会把狗肉节当作地方特色向外地人推荐,一来到玉林就会被这样的氛围包围,正是这一点引人注目。
       我们调查显示,那些刻意讲一些关于狗肉的传统故事的,反而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些四十岁、五十岁以上的人反而不把吃狗肉当作传统,他们只是偶尔会吃,而且以前吃的也很少。年轻人有的会说的有鼻子有眼,并且会把这一“传统”归源于乡村——显然他们经常上网,已经意识到网络上的压力。
       但是,当我们真正到了玉林农村去,反而根本没有夏至吃狗肉的习俗。“传统”的说法,事实上也是商家“挖掘”出来的,其中最有根据的说法是一个清代退休的官员,回到家乡后有一群小混混把狗弄来做给他吃。且不说清代末年离我们还相当近,这种说法在玉林附近的乡村中根本得不到印证。
       在玉林,这个问题也根本不像某些人猜测的那样是少数民族的习俗问题。根据玉林市统计局2010年公布的统计数据,在全市常住人口中,汉族人口占99.23%,少数民族人口只有0.77%。
       究竟谁代表玉林人?大众媒体也没有充分挖掘。我们去做调查时,录制了大量的视频和录音,许多是受害的农民的谈话,他们的声音在媒体上是听不到的,他们也是玉林人。当条件成熟时,我希望把这些资料公布出来。       
        澎湃新闻:为什么当时没有公布?       
        郭鹏:因为给我们反映情况的人都很恐惧,他们害怕偷狗人报复。
       据他们讲,去村里抢狗的人大都携带着土枪,有的村民因为长期不能容忍十几年的盗狗人骚扰(还伴随着其他财物的丢失),抓到盗狗贼后对他们进行毒打,这些村民因此被判刑了。
       在玉林周边由盗狗引发的暴力冲突很多。这些乡村人也是玉林人,而且他们的利益与安全与玉林市区的狗肉消费息息相关。由于社会整体不够开放,媒体关注的不够深入,我们听到的好像是:玉林人都在维护吃狗肉,反对吃狗肉的只是外地人,甚至是外国人。
       近两年,许多动保人呼吁对玉林事件要进行冷处理,因为当地政府已经开始认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有所表态,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让消费者了解真相,拒绝盲目消费,并对政府的工作进行监督,所有这些工作都不需要仅仅在夏至这一天进行。同样,媒体对冰山一角的放大不仅会遮盖整个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给玉林地方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和社会压力,从而产生更强的抗拒心理。
       另外,我不建议把玉林的事件夸大为“狗肉节狂欢”,比起广东,比起以长春为中心的东三省的狗肉消费,玉林的情况都不是最严重的。它只是整个大的黑色链条的一个销售终端。       
        澎湃新闻:整个黑色链条大致是怎样的脉络?
        郭鹏:这个产业链基本可以分为南、北两大线路,威尼斯人游戏赌场,其中有交集,更确切地说是一个网络。
       北线的销售主要在以长春为中心的东北地区,产业链形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早期的货源(盗窃犬只)主要来自内蒙及东北乡村,2000年左右向河北扩展,至2006年左右扩展到山东一带,现在主要的受害区是河北、山东与河南。
       南线的销售区是广东与广西,主要的货源(盗窃犬只)来自安徽、浙江、两湖及四川等地,现在也有从山东及河南专门向两广输送的。
       这个黑色产业链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销售规模最大的是吉林省。由于当地政府欠缺考虑,没有经过慎重考虑和合法的议程就把狗肉列入在正常的食用动物里,这无形当中给这个黑色产业打开了合法销售的渠道,一发不可收拾,这个后果是极其严重的,由此而刺激起来的黑色产业链条。
       由于在起点上没有任何饲养成本,巨大利润与市场优势使这一产业吸引了大量的人,它已经不是任何个人和企业能够有力量将它扼制的。现在已经有律师对吉林省政府进行问责,我希望这能引起政府的足够关注。
       今年,《中国青年报》记者宿希强对山东的肉狗养殖场做了调查,以《狗肉来源调查》在中国青年网上连载,他发现所谓肉狗养殖其实就是个骗局,不仅狗的来源不明,并且以20多元的价格收小狗崽,被当作“狗苗”以100多元卖出去。
       山东的志愿者去年夏天曾经拦截过以快递形式发货的近百只“狗苗”,在运输中有的已经得狗瘟死掉了,被救下来的小狗,由于狗瘟传染,活下来的不到三分之一,并且都是混种小土狗,这些狗现在都已经长大了,不过是很普通的狗,一般体重在三四十斤左右,不可能像他们宣称的那样长到几百斤。       
        澎湃新闻:为什么山东等地成为盗狗的中心地?
        郭鹏:因为这些地方现在依然没有形成吃狗的风气,在乡村狗都是散养的,盗狗者非常容易得手。我在长春去一个大的屠宰场了解情况时得知,河北这一带已经被偷过一遍了,土狗已经偷得差不多了,现在许多人养的是藏獒,村民以为大狗难偷,但是“打狗人”的手段已经升级了,用弩射狗,因此河北偷来的狗很多是藏獒。现在从山东这边运来的狗还是以土狗为主,我看到一车一车拉的都是黄色的小土狗,四五十斤左右。       
        澎湃新闻:吉林的狗肉消费是打着少数民族传统的旗号吗?
        郭鹏:确实如此,在整个东北都有这个倾向,但是无论从业者还是消费者,在延边以外,其中少数民族依然是少数,甚至许多根本与少数民族无关。在东北三省之中,吉林的情况是最为严重,这里面牵涉到政府工作的不当,使狗肉销售屠宰在非少数民族聚居地得以合法化。
       现在,每天都有四五辆大型运狗车开往长春,一旦被跟踪或拦截,就会转道去延吉。
       以前,延边自治区针对朝鲜族民众出台过相应的法规,即少数民族自养的犬只如果决定食用,可以带到一个指定的屠宰点去。这个政策是很好的,并且限于朝鲜族聚居区,不宜扩大到非朝鲜族聚居区之外。否则,目前的情况就不可避免。由于狗在汉族地区是作为家庭卫士,处于家庭生活的最外围,是保护人的,得不到人的相应的保护,非常容易被盗。
       我希望媒体能够督促吉林省政府,针对延边少数民族地区制定特殊的区域政策,防止一些不法人员以少数民族风俗的名义经营黑色产业,因为这不只是将少数民族污名化,同时还危及到全国其他省份的乡村人的财产及人身安全。
       我们去了长春一家大型屠宰场,场主讲每天在那里实地进行分流的只有一大车来自山东或河北的狗(每车500-700只不等),那里每天自行屠宰的只有一百到两百只。但是还有几车“不落地”的几大车狗经他的手中转,每天要好几车。这个钱对他来说赚的太容易了,可以说欲罢不能。他说自己良心上有时也过不去,因为明知道狗都是偷盗得来的,而且屠宰手段很残忍,但是因为钱来得太快,太容易,他欲罢不能。       
        澎湃新闻:有一个问题似乎很值得深思:吃狗肉是因为狗肉便宜。
        郭鹏:是啊,细想一下,狗不能靠吃草料,它的养殖成本要高于猪、羊,但是为什么狗的收购价要比猪和羊要便宜得多?为什么会有大量死狗肉冒充羊肉进入烧烤摊?更讽刺的是,在全国这么大的狗肉消费量,竟然找不到所谓的肉狗养殖厂?
       只要我们冷静想一下这个怪问题,答案就离我们不远了——因为这些狗系盗抢而来,根本没有养殖成本。我发现,在吉林市有一个大型的狗肉加工厂,也是到在到处收购狗,这些都没有监管。
       这个产业链,只要各个环节都公开了,即使不懂经济的人,也能明白它是一个什么样的产业。这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畸形的全国性的黑色产业链。
       如果不能看到大的画面,仅仅集中在玉林这个小的点,可以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首先,玉林的狗肉消费者与全国其他地区的狗肉消费者一样,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真相,也不是每个人都支持将消费变成销赃。我们需要做的是告诉民众事实真相,并对政府工作进行监督。其次,不要仅仅在夏至这天关注狗肉黑色产业问题,平时更要关注;不只是在玉林做工作,在其他地方也要做。       
        澎湃新闻:那么您觉得应当怎样呼吁公众认识这个问题?
        郭鹏:目前,盗抢狗的最大受害地区是山东、河南和河北等省份,而最大的消费地是在东三省和两广。我希望公众督促有关政府正视这个问题,被盗省份要把保护乡村人安全问题纳入议事日程。
       狗肉的主要消费省份的政府更需要把错误的政策改正过来,要特别禁大批量跨省运输活狗,因为跨省运输未经检疫的动物本身已经违背了动物传染病防疫法。
       吉林省是中国最重要的农业大省,我去调查的通榆县本来是一个无动物传染疾病的地方。但是现在大批从山东、河南运来的活狗在这里被消费。我从长春到内蒙的路上,六个小时长途汽车,沿途就看到13家狗肉店,每个停车休息的地方至少有一个大的狗肉店,都属于低档消费。玉林也是,主要的消费还是大排档的消费。
       这个黑色产业链已经有将近三十年的历史,是一点点蔓延开来的。其中涉及的食品安全还在其次,最主要的问题是对乡村治安的威胁。
       一直关注狗肉黑色产业问题的“亚洲动物基金”在今年发布的对狗肉黑色产业的调查中也没有专门提玉林,而是把它作为一个全国性的问题来做的。
       我赞成这样一种立场。对国内与对国际上关心动物问题的人,都不要把问题的一部分当成全部,或者过分放大。山东、河南是供源大省,是受害的重灾区,这些地方政府也应该意识到这个问题。
       现在并不存在不吃狗肉狗就会繁殖过量的问题,因为中国乡村狗的医疗并没有提高多少,成活率也很低,现在疯狂的盗抢狗风潮只是迫使乡村人选择养小狗,并且加重了母狗的生育负担,以前狗可以养活到自然死亡,现在养一两年后就不见了。
       对狗肉的盲目消费,是关键,市场规律就是“水往地处流”,哪里的利润空间大,就会吸引从业人员,一个巨大的黑色产业就这样壮大起来,当我们发现时已经不相信它竟然已经存在了这么久,规模大到超出人们的想象。
       要呼吁盲目消费的人去了解狗肉消费背后的社会危害,我们自己节制一点,就是给乡村人的安全一点关怀。这是在我们监督政府工作到位之前,对普通的公民进行的呼吁。
       你甚至不需要去爱动物,但是作为社会公民,面对这样巨大的社会问题,我们有这样一种拒绝不当消费的责任。
       要呼吁民众了解真相,不要在盲目消费当中被变成集体暴力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