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舆情 >

她花四年跟拍嫁来中国的柬埔寨新娘,记录下她

时间:2019-06-14 13:41

来源:作者:admin点击:

文字 | 明晔  编辑 | Kilian O'Donnell  视频 | 吴越
2013年11月,当阿白从柬埔寨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时候,身上除了一张旅游签证,便几乎什么也没有了。一下飞机,她就立马被带进一辆小车,连夜前往江西省凰岗镇。在那里,32岁的阿白见到了她的新郎:一位姓邹的当地村民,比自己大15岁,以做临工维生。
阿白在柬埔寨磅湛省的一个偏远村庄里长大。柬埔寨是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像阿白一样年轻又没怎么读过书的女性很难找到出路。阿白村里大多数的女性,都只能在制衣厂里缝制品牌服装和箱包,每个月挣100多美金。阿白记得,当自己在电视上看到中国耀眼的大都市时,是多么震惊。所以当一位当地的“婚姻中介人”说要给她1000美金,让她嫁到中国的时候,她同意了,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够挣钱养活务农的父母。

2015年3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的丈夫邹大哥(右)工作之后回到家,而阿白正在给他们的孩子喂奶。那时,邹大哥当摩托车手,每个月挣500美金。图/丛妍

2015年3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的丈夫邹大哥(右)工作之后回到家,而阿白正在给他们的孩子喂奶。那时,邹大哥当摩托车手,每个月挣500美金。图/丛妍

2015年6月,江西省凰岗镇,邹大哥(右)在阿白洗衣服时帮忙加水。图/丛妍

2015年6月,江西省凰岗镇,邹大哥(右)在阿白洗衣服时帮忙加水。图/丛妍

2016年1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和丈夫吃晚饭。图/丛妍

2016年1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和丈夫吃晚饭。图/丛妍

在中国究竟生活着多少柬埔寨“邮购新娘”,并没有一个可靠的数据。但是据《柬埔寨日报》报道,有中国官员估计,截止2016年8月,这个数字是6900名。仅仅是江西省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就曾登记过2000多场涉及柬埔寨女性的婚姻。
加速这一趋势的,是中国不均衡的性别比例,而它是曾经的独生子女政策和重男轻女思想带来的结果。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8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例为136:100。有专家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有3000万男性找不到配偶。
2014年10月,国际“邮购新娘”产业的出现,让常驻北京的纪实摄影师丛妍萌生了跟拍的想法,她前往江西农村,试图记录下这些女性的故事。丛妍在那里见到了阿白,她刚生下第一个孩子不久。之后的四年中,丛妍每年会拜访阿白数次,按照时间顺序记录下她努力适应中国生活、抚养两个孩子、以及和丈夫维系情感的种种时刻。

阿白在柬埔寨时拍的老照片。图/丛妍

阿白在柬埔寨时拍的老照片。图/丛妍

2014年10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流着泪和丈夫邹大哥坐在一起。想家的时候,阿白总是哭。邹大哥说,自己还没有存到足够多的钱,可以送阿白回柬埔寨看望家人。图/丛妍

2014年10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流着泪和丈夫邹大哥坐在一起。想家的时候,阿白总是哭。邹大哥说,自己还没有存到足够多的钱,可以送阿白回柬埔寨看望家人。图/丛妍

2014年10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吃完午饭躺在床上。深夜照顾孩子之后,阿白觉得很累。图/丛妍

2014年10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吃完午饭躺在床上。深夜照顾孩子之后,阿白觉得很累。图/丛妍

阿白和邹大哥同意让丛妍近距离接触他们的生活。丛妍觉得,一直在孤独感和乡愁里挣扎的阿白,将自己看作了她在中国的同盟。“我们建立了长期关系后,(阿白)能感觉到我是站在她这边的。她觉得能得到另一个人的支持,感觉很好,”丛妍解释。至于阿白的丈夫邹大哥,丛妍说,“他特别直接地告诉我,尽管家里穷,但他从来没有虐待过阿白。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邹大哥今年52岁,出生要比独生子女政策实施早得多。他迟迟没有结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没有对象,而是没有钱:英国《卫报》2018年底的一篇报道指出,在中国农村,新郎有时被要求给到新娘家高达20万元人民币的彩礼。相比之下,娶一个外国新娘的价格只要8万元人民币。因此,买个新娘,就成为许多未婚、低收入男性的一个可行选择。他们中很多人都面临着巨大的家族压力,希望他们结婚生子、传宗接代。“我们觉得婚姻是爱情的归宿,”丛妍说。“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结婚只不过是为了生孩子。” 

2015年3月,江西省凰岗镇,阿白打哈欠时捂住了脸。图/丛妍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